把我們的幸福還給我

rBACE1IVr6nhU1vFAAAnHDKFXKc804_200x200_3

他和她是從初中相識,一直到高中,他們都有幸在一個班,兩個人從情竇初開一直到海誓山盟。高考,決定了兩個人不同的命運,她考上了一所南方的城市,而他卻當兵去了北方。

站在送別她的月臺,他對她說:等你畢業,等我從不對回來,我們就結婚。她偎在他的懷裏,哭得像個淚人,只是不住的點頭。

剛到學校那一年,她經常給他寫信,每週都會寫一封,噓寒問暖,問他在不對習慣不習慣,吃的好嗎?身體適應嗎?當然還有一些你儂我儂的情話。

他的回信也很及時,他會告訴她他這裏一切都好,倒是她,適應南方的氣候嗎?適應當地的飲食嗎?當然也會有想她之類的思念之語。

第二年,她的信開始少了,每半個多月才會有一封。裏面只是一些簡單的問候,那些情話少了很多。

他的回信似乎也不那麼及時了雖然依然有問候和關心的話語,但是卻多了一些很客氣的話語,仿佛兩個人之間從那種親密到了一種相敬如賓的味道。

第三年,整個一年,只有她三封信。而他,回的信仿佛與她的來信有那麼一點不搭,或者說,似乎他們都各自說著各自的話語,並沒有在意對方來信的內容。

第四年,她的信反而頻繁了,但是多半都是面臨畢業,就業的壓力大,仿佛這封信寄給誰都可以,只是前面有他的名字,後面有她的署名而已。而他,當年說好三年就復員的,可是他的信中卻說自己在部隊幹的比較出色,首長要他讀軍校,應該會提拔他。

他委婉地在信中道出了讓她別等他了,他也許會在部隊裏多待幾年,讓她遇到對的人,就勇敢地去愛,他說他會祝福她的。

而她,似乎也終於輕鬆了很多,並沒有為他提出的分手而痛苦,反而很快寄來了一封信,信中還有一張照片,是她和一個男孩子的合影,照片中的她,依然是那麼可愛,尤其是她那甜甜的微笑,還有那兩個小酒窩。

他的最後一封信發出,是祝福她的信。發完這封信,他的戰友們終於松了一口氣,他們完成了他的遺願,他的那個她終於有人接替他呵護她了,可以幸福的開始新的生活了。

而另一邊,她的室友似乎也松了一口氣,看來他真得已經放棄她了。也許在部隊裏,他會有一番作為,會遇到一個可以陪伴他一生的女子。

其實,他在進入部隊的一年後的一次演練中為了掩護一位新兵,而負了重傷,最終經過了三個多月的治療,還是離開了人間。而她,在到了學校後一年多,便得了一種肌萎縮的病,沒有多久,她也離開了人世。他們都在快要離開人世的那段時間,寫下了不多的幾封信,並囑咐自己的朋友寄給對方。

他們在最後的時光,心中依然擔心對方對自己的掛念,希望對方可以在自己離去之後過得幸福快樂。

其實,他們的朋友和家長都不知道,他們其實是在同一天離開這個世界的,巧得是,他們的墓地其實是緊挨著的。他們都希望對方可以幸福,於是上天垂憐,讓他們在天堂中一起牽手幸福。
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